• English
  • 0755-8284-1888
资讯动态
News dynamic
首页 > 资讯动态 > 大众乐评
资讯动态
News dynamic
大众乐评:与「山川异域」的2020赛跑,「风月同天」的歌声能赢。
2021/01/26    来源:文/丘楚原


 

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在年初计划全部打乱。
但我们没有停下脚步,积极探索新的途径。
这也是「各地大小彩虹们」、热爱音乐的人们的「黄金救援时间」。
你也许听完了音乐会,有很多情绪涌上心头,
但如果不静心梳理,情绪会溜走。
倘若让情绪在时间的沉淀中,蕴酿成情感,
将那些涌上心头的情绪,能够更长久地、更延绵地积攒在心怀,
久久不让它们消散,那么持续到来年的暖冬,
深圳音乐厅的钟声再次为「2021远古与大地」敲响时,
我们还能站在那道名叫「彩虹」的桥上,
携手感恩音乐、生命、岁月、自然、天地的馈赠。
 
从开春到深冬,我们走的每一步都算数。
从疫情未开始前的暖冬,我们围炉而坐,畅想着这年的种种;
从疫情将将开始的初春,我们紧锣密鼓,应对着突来的变化;
从疫情开始减缓的初夏,我们重整旗鼓,肩负希望奔向未知 …

 

 

也许再提起2020的疫情,大家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敏感了,因为我们已经与新冠病毒战斗了快一年,已经是生活中的常态。但,那些做过的事情,和连接着的情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毕竟,我们在那些危险的日子里,都或多或少做过那个逆行者,为的就是2020年12月27日,能够站在深圳音乐厅的舞台上。
 
为此,飞越彩虹的工作人员们,七月伊始,便开始奔赴呼和浩特、大凉山和黎明乡,深入到合唱团建立起来的腹地,去陪伴当地孩子们、老师们,一同打起「重整旗鼓」的信心。但在大凉山旁、大草原上、老君山边,看到那一双双坚定的眼睛,传递着“打开嗓子唱,全身上下,只剩下无畏”的那份对音乐的坚定,是我们需要注入到血液里的。
 
让音符流淌到每个人的生活中,是这些音乐人们、台前幕后人们的信仰。
 
我相信“从五湖四海来”,这句话大家已经在宣传语中、海报中,看了无数遍。但你坐在音乐厅现场时,看到所有民族,在最后,都穿着华丽的服装登台时,那些绚烂的颜色,是中国远古流传下来的颜色,更是大地上随处取材的颜色。这些颜色给予了多少歌唱家、作曲家、作词家灵感,更渲染了孩子们的歌声,一开口,那样大气,那样磅礴。
 
在「复杂多变」的一年里,在一首首不同的民族音乐面前,我们总能「享受片刻的真诚」,哪怕是几分钟。而「真的东西和声音」又无比难得,「发自肺腑的表达」是在词与曲中酝酿成歌。直击心灵的「往往不仅是面对这华美的舞台」,而是「即使面对华美的舞台,我们依然保持纯朴的初心」。
 

 

之前,我们来自不同地方,但在同一片天空下。
这夜,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仰望着同一个月亮。
当歌声跑赢了病毒,我们在初心中,
回顾这「只争朝夕」的一夜。

开场音乐是《月光光》,因为音乐会在深圳音乐厅举行,而深圳坐落在广东,就以一首广府童谣,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这座南海大鹏湾边上的城市,海上升明月时,它不像傈僳族那样,月亮藏在云里和雾里,在山间玩捉迷藏;也不像彝族那样,蛋黄色的明月笼罩山河;更不像蒙古族那样,孤傲又萧瑟的月光洒满草原 … 它就是《月光光》里说的那样亮堂,清脆。而童声让这欢迎的月光,穿过了深圳音乐厅的顶,就像2020年开年时敞亮的月光,照射在每位远方的客人们身上。
 
 
傈僳族的《相见乐》伴奏响起,叮叮铃铃的银器声从舞台侧边,蔓延到每个过道空隙间。九月份,深入到黎明乡去采风,在一桌汉族成为了少数民族的餐桌上,哈尼族的朋友介绍什么是「一眼万年」。在傈僳族民族音乐传承人王永钢老师,几声高喊之后,他把什么是「一声万年」带到了我们耳朵中间。他与孩子们在舞台上左右摇摆着,跟着欢乐的节奏,踏着「嘎迟娜飒」的舞步,拨云见日,带我们沉浸在2020年伊始的欢乐中。
 

 

《我的母亲》是全场唯一一首在歌唱结束后,漫雪老师停顿等待了蛮久的一首歌。她在等三位蒙古族、一位汉族的男孩子,擦干眼泪,再投入到下一首歌曲的演唱中。漫雪老师知道他们离开家乡多日,思念母亲的真实情感,在歌唱的时候,就已经倾注了进来。她给了他们多几秒钟的缓冲时间。原来一台演出,不仅有「相互成全」,还有「相互理解」。正是因为彼此理解,惺惺相惜,他们留给歌唱的精力和时间一定要是尽量完整的,这种近似于洁癖般的音乐信仰,就像我们在2020年初春遇到的「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困境那样,相信、祈祷和期盼着能早日团聚。

蒙古族的《鸿雁》是两个团一起的合唱,蒙古族和深圳音乐厅“飞越彩虹”多民族童声合唱团的孩子们,同时站在舞台上,轻轻哼鸣,好像模仿那天上飘来的云。不一会儿,鸿雁就要飞来了。我们坐在台下等待,这些空灵的哼鸣,把我们带到云端,一睹鸿雁的英姿。
 
当深圳市高级中学百合合唱团的女孩子们,从舞台背侧的观众席两侧走上来时,好像天上飘来了天使,她们优美又整齐,是那种有秩序的美。而这种美的难得是无法用单一感官衡量的。这需要视觉、听觉等多个感官的配合,才能营造出“天堂”的美感。就像我们在2020年初夏学会的告别那样,与很多人与事说再见后,继续像鸿雁那样飞啊飞,飞啊飞。

 

 

我们飞着飞着,飞过了2020年的上半年,带着上半年积攒的力量,与未实现的遗憾,他们把月亮、山涧、清泉、云端、草原、泪水、鸿雁、骏马、雪落、冬春、白鹭、寂静等种种生命里外的元素,都拆解,重新带我们聆听远空与大地,重新审视「生命中每件庄重又美好的小事」。

《哒啦哦》是伴随着黄色雨伞的出现,在观众席中间唱出来的。彝族的孩子们,手握着黄色雨伞,一步一步走在观众席台阶上,排成一条队伍,时而弯曲,时而折叠。小步伐迈着,很快的,黄色覆盖了舞台。三道弯,哗啦呼啦地弯弯绕绕着,组成多变的火。彝族是崇尚火的民族,火红色、正黄色和黑色就是他们的幸运色。当正黄色伞上,绣着红祥云,眼看着舞台灯光,从高高的音乐厅顶上照射下来,而这些灯光很长、很细,落在每顶雨伞上,为这个庄重的时刻加冕。就像我们在2020年盛夏,从失去的悲痛中醒来,懂得了如何敬畏自然与大地那样,彝族娃娃们纯天然的歌声使得全场鼓掌欢呼。

 

《不要怕》响起来了。莫西子诗穿上了彝族小伙的民族服饰,安静地站在舞台前侧,彝族孩子们已经从前些天的水土不服、晕机晕车中恢复过来。对比着他们前几天的状态,在唱《不要怕》时的状态,有股莫名的劲儿。女娃们头顶上盘着麻花辫,红黄蓝绿相间的丝带,男娃们都留着小寸头,配着他们结实的臂膀,我们就要忘了他们遇到的一道道坎儿。

 

而能够触动人心的音乐,往往是最不经意的。彝族孩子们在音乐学习的道路上,还是稚嫩的。他们的指导和带队老师,不止一次提过,他们才建团不久,音乐基础薄弱,还需要多加练习。就是在这样的自我认知基础上,在众人的帮助下,他们唱出了全场欢呼声最高的一首歌,赢得满堂喝彩。就像我们在2020年酷暑,走进大凉山里发现他们的声音那样,他们再次用天然的、无雕琢的声音征服了那么多观众。

 

深圳高级中学百合合唱团接连的三首歌,声音里有一种虔诚,它胜过了千言万语。无词歌是最难写的,它分明哼唱的是「灵」里的东西,触动着神经里的每根对寂静的神圣向往。

 

她们用一些很稀松平常的道具,模拟着各种自然界的声音。水杯里装着水,没有伴奏。像天使一样,站立时会晕开白色的光的女孩子们,一个挥手,一个抚杯,这哪里是人间,这分明是天堂。博尔赫斯说:“天堂是图书馆的模样。”我想,天堂肯定还能是音乐厅的模样,我们用人声,去敬畏自然,去感恩生命,这是我们为人里的谦卑与诚恳。就像在2020年初秋,我们歌唱,我们也获得救赎。

于是唱到这,漫雪老师慢慢地走到麦克风前,用了全场唯一几句,歌声外的言语,传递着精神力量:“感谢有音乐,给我们带来希望。”

临近演出,在深圳音乐厅的后台,大部分的团队已经结束彩排。「小彩虹们」更是整装待发,走到升降梯口,有位女孩子埋着头、安静地坐在电梯门口的小台阶上。问她怎么不进去坐,她怯怯地说想自己单独坐一会。电梯到了,走进电梯,祝福她晚上演出加油。准备唱《云在青天书在手》 这首歌时,她就站在舞台的正中间,不费什么劲,就能找到她。她比起几小时前的样子,自信多了,下巴微微抬起,跟着指挥的节奏,大声地歌唱。就像我们在2020年晚秋,又重拾信心那样,虽然开局困顿仓皇,但只要还能站在舞台上歌唱,怎样都是欢喜的,怎样都是昂然的。

 

有了大姐姐们在前面打头阵,小彩虹们上台的气势也足了起来。噔噔噔两三下,就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不怯场,不慌张。接连三首《红树林》《特区少年》《云在青天书在手》,唱出了多少深圳人对深圳的情感。红树林是特区少年的后花园,南海大鹏湾是特区少年的瞭望台。当然,除了红树林、大鹏湾外,还看到小彩虹们身后的歌词里出现的那些地标, 被一字一句唱出来,在音乐与文学的加冕下,包含了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热爱与祝福,就像它给予我们的满溢的一切那样。小彩虹们用歌声献礼深圳四十周岁的生日,终于在2020年的暖冬,我们又能齐聚一堂,欢歌庆贺。
 
一首歌,一首歌,流转过去,《飞越彩虹》的旋律响起,我们当然知道离分别又近了一步,就像《实在舍不得》里写的:“最怕就是要分开,要多难过有多难过”;我们当然也有期许,就像《实在舍不得》里写的:“最想的就是你再来,要多快乐有多快乐。“ 歌声还未落,已经在期待明年。
 

 

这样一台丰富、多彩、多元的音乐会,是多少人的信仰、期待与精神支柱,没人晓得,但又心照不宣。
 
演出结束后,关于音乐的狂欢似乎才刚刚开始。在深圳音乐厅的后台,很多来接送「小彩虹」和「大百合」的家长们,以及关注着每个民族娃娃的爱心人士们,都在默默守候。这时,蒙古族的大巴车开过,还听到他们在车上齐声欢唱《孩子与马》。边走边唱的民族,音乐不仅在台上,更在台下的每个角落。他们带来的不仅是歌声,更是某种音乐与生活交织的态度。
 
相信大家在很多短视频上,都能看到欧洲地铁站里、火车站里,都有一台钢琴,供等车的人,路过的人弹奏。而「远古与大地」音乐会,带来的不仅是这场限时限地的音乐会,它是一种「移动的精神」,就像昨天,蒙古族的家长们在机场等待归来的音乐游子们时,也在放声高歌那样,音乐也教会我们善待和感恩生活。

 

这样路过的每一处,即使寸草不生,被唱歌的大地,音符总会落地生根,渐渐地长出一颗音乐的树,来年上面结满了民族果实。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当你们又在草原上、蓝天下、老君上边、大凉山旁歌唱起这些动人的歌谣时,在另一端的天空下,云朵也会带去我们的思念,横亘过每一道彩虹。

 


 
作者简介
丘楚原,英国皇家中央演讲与戏剧学院高级剧场实践硕士,著有长篇小说《鹿过》,拟出版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知识出版社。多篇文章见于《文学校园》《大学生》《课堂内外》《民族画报》《遇见》等刊物。编剧/导演多部作品上演于爱丁堡艺穗节,乌镇戏剧节,英国「也」艺术节等国内外艺术节。

 

 

作者/丘楚原

音乐会现场照片由张开城拍摄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

 

乐评征稿活动

征稿要求:深圳音乐厅向广大市民征集有关古典乐的评论文章,欢迎广大市民来稿。文章主体可以是演出曲目,作曲者或者演奏者。

参与指南:请将乐评文章发至 ypzg@szyyt.com 征稿邮箱,文本直接贴在邮件正文,不要以附件形式发送,在邮件内写清楚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及邮箱地址,资料不全者将自动失去参与资格。

 

特别声明:

1、市民投稿请务必确保稿件属于原创作品,如因涉及著作权纠纷,将由投稿者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2、投稿行为视为将作品的发表权授权深圳音乐厅,并且许可深圳音乐厅使用其作品。即深圳音乐厅有权将其作品多次登载于深圳音乐厅的网络平台及纸质媒介,包括但不限于官方网站(网址:【www.szyyt.com】)、官方微信(微信号:【boyanpiao、szyinyuet】)、官方微博(微博号:【http://weibo.com/szyyt】)、音乐厅期刊杂志。

3、如投稿稿件得到采用的,深圳音乐厅将通过邮件或电话通知作者,‍作者可获得深圳音乐厅随机送出自办商业演出门票两张。

 

 

  • Address / 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 E-MAIL / szyyt@shenzhenconcerthall.com
Copyright © 深圳音乐厅2019 粤ICP备05008197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ancheer
票务热线:0755-8284-1888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