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0755-8284-1888
资讯动态
News dynamic
首页 > 资讯动态 > 大众乐评
资讯动态
News dynamic
大众乐评 | 梅第扬中提琴,难得一听的醉人音响
2022/08/22    来源:文/辜晓进

 
 
梅第扬、黄秋宁,演奏结束与开始(辜晓进 摄)

  近日各种活动,包括两项新闻评审,打破了我重要音乐会之后立即或尽快发布乐评的惯例。而8月14日晚在深圳音乐厅举行的“梅第扬中提琴独奏音乐会”,无疑是今年以来深圳最重要、也最值得关注的音乐会之一。
  1994年出生的梅第扬是当今中国职业中提琴演奏家中的佼佼者。他曾获得多项国际顶级中提琴比赛的冠军,并在年仅25岁时获聘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今年2月经一连串的考试竞争,他被柏林爱乐乐团聘任为乐团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中提琴首席,再次证明了梅第扬在国际中提琴演奏界的实力。
  当晚,梅第扬临时调整了上半场节目单的演出顺序,以舒伯特的《a小调奏鸣曲“阿佩乔尼”》开场。“阿佩乔尼”是流行于18世纪的一种乐器的名称。该乐器型同吉他,弦板上有品,却用弓拉奏,且声音低沉,所以也被称为“吉他型大提琴”或“带弓的吉他”(bowed guitar)。舒伯特好奇于此琴的独特音色,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年,专门为它创作了一首奏鸣曲,献给了当时的阿佩乔尼演奏家舒斯特(Vincenz Schuster)。如今“阿佩乔尼”作为乐器已几乎绝迹于舞台,但舒伯特的作品却因听众喜爱而延伸成为中提琴乃至大提琴演奏家们的保留曲目之一,罗斯特罗波维奇、马友友等大师就都曾演奏过此曲。

演奏中的阿佩乔尼琴(wikipedia)
 
  梅第扬拉出的第一乐句,就同时体现出舒伯特此曲的唯美和伤感,以及中提琴醇厚优雅的迷人音色。随着乐曲的进行,琴声愈加活跃多变,时而进入高音区如小提琴般明亮清丽;有时也进入低音区,似大提琴浑厚低沉。此曲总体上是抒情的风格,梅第扬的演奏柔美动听。即便是第三乐章少量冲动的快弓,梅第扬的演奏也是兴奋而又有所克制,很好地把握了作品的基调。
  中提琴作为介于小提琴和大提琴之间的弦乐器,外形和演奏方式都与小提琴无异,仅比小提琴长不到10公分,音高也仅比小提琴低5度,但却比大提琴高了8度。中提琴作为中音区的核心力量,也是小到弦乐四重奏、大到三管编制的交响乐团等各种乐队不可或缺的声部。但也正因为“埋藏”在中音区,不显山不露水,人们对中提琴的了解也相对较少,更别说听中提琴的独奏音乐会了。
  上半场第二曲是巴赫的《d小调第二小提琴帕蒂塔“恰空”》,由曲名可知是从小提琴曲移植而来,只不过这个“恰空”不如巴赫“小无”中另一个“恰空”那么知名。由此也想起前不久与著名音乐家王家阳老师访谈时,获悉他当年在上海音乐学院由小提琴改学中提琴,正是受这首“恰空”触动的。他当年从唱片中第一次听到苏联中提琴家德米特·谢巴霖演奏的“恰空”,发现中提琴竟比小提琴更加丰满生动多变,顿时燃起对中提琴的兴趣。
  从技术上讲,这首无伴奏的“恰空”比“阿佩乔尼”的挑战大很多,甚至有点炫技,旋律则不及“阿佩乔尼”优美。我猜梅第扬是怕这首作品把听众吓到了,而将“阿佩乔尼”如钓饵般放在了前面。但此曲也因此给了梅第扬较充分的表达空间。只见他举重若轻,双音平衡,落指精准,在流畅而有气势的演奏中,呈现出较丰富的想象力,也让我们领略到中提琴更多的变化潜力。
 

梅第扬、黄秋宁演出结束后谢幕(辜晓进 摄)
 
  下半场两首乐曲也是演奏者精心选择的结果:第一首是诺克斯的《一个人的四重奏》。这是一首新作品,据梅第扬介绍,是作曲家在疫情期间有感于人们之间的隔阂以及合作的困境而创作的。来自英国的诺克斯(Garth Knox)本身是著名中提琴演奏家,也是活跃的作曲家。
  有趣的是,虽是独奏乐曲,台上却如四重奏般放置了4把椅子、4个谱架、4套曲谱。梅第扬首先坐在中提琴的位置,拉出的声音也符合中提琴在四重奏中的常规角色,而非主旋律。随着躁动不安的旋律向低音端过渡,演奏者也起身坐到大提琴的位置。片刻,他又边演奏边移至第二小提琴座椅,奏出拨弦、双音等更复杂的旋律。最后他又坐到第一小提琴位置,音乐也更具主导地位且更趋疯狂。最后一个音符结束,梅第扬起立,还做出邀请其他三位乐手起身谢幕的姿态。

 
《一个人的四重奏》演前介绍(辜晓进 摄)
 
  下半场第二个作品是一套组曲:普罗科菲耶夫《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选段。莎士比亚这个名剧,按时间先后,至少有柏辽兹、柴可夫斯基和普罗科菲耶夫三位大师为之写过音乐作品,其中的普氏作品(舞剧)因色彩鲜明并融入一定的现代元素而颇受乐迷喜爱。梅第扬演奏了乐曲的5个段落,包括原交响乐作品中我最喜欢的“骑士之舞”。在这一段里,他试图用一琴之力,去表达大开大阖带附点的强力音乐,又用泛音和八度双音等技法释放或空灵或深沉的戏剧情绪。中提琴因把位明显大于小提琴,而为这类需要同时用两个手指按弦的技法增添了难度,却为梅第扬令人信服地轻松化解。音乐最后在“朱丽叶之死”的悲情中结束,梅第扬大汗淋漓,持琴悬弓停顿片刻,方收琴鞠躬谢幕。在观众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中,梅第扬返场两曲,方才作罢。
  当晚的钢伴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年轻钢琴家黄秋宁。黄秋宁2020年曾在深圳与宁峰合作完成贝多芬钢琴小提琴奏鸣曲全集演奏的壮举,其天衣无缝的配合以及演奏过程中兴奋欣喜的表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次她与梅第扬的合作也堪称完美。

接受献花(辜晓进 摄)


*本文授权转载自“深圳乐迷”;
未经允许,请勿转发。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
 

乐评征稿活动

征稿要求:深圳音乐厅向广大市民征集有关古典乐的评论文章,欢迎广大市民来稿。文章主体可以是演出曲目,作曲者或者演奏者。

参与指南:请将乐评文章发至 ypzg@szyyt.com 征稿邮箱,文本直接贴在邮件正文,不要以附件形式发送,在邮件内写清楚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及邮箱地址,资料不全者将自动失去参与资格。

 

特别声明:

1、市民投稿请务必确保稿件属于原创作品,如因涉及著作权纠纷,将由投稿者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2、投稿行为视为将作品的发表权授权深圳音乐厅,并且许可深圳音乐厅使用其作品。即深圳音乐厅有权将其作品多次登载于深圳音乐厅的网络平台及纸质媒介,包括但不限于官方网站(网址:【www.szyyt.com】)、官方微信(微信号:【szyinyuet】)、官方微博(微博号:【http://weibo.com/szyyt】)、音乐厅期刊杂志。

3、如投稿稿件得到采用的,深圳音乐厅将通过邮件或电话通知作者,‍作者可获得深圳音乐厅随机送出自办商业演出门票两张。


  • Address / 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 E-MAIL / szyyt@shenzhenconcerthall.com
Copyright © 深圳音乐厅2019 粤ICP备05008197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ancheer
票务热线:0755-8284-1888
置顶